不計后果的后果,就是最嚴重的后果

上饒校園殺童案:
不計后果的后果,就是最嚴重的后果

生活報首席評論員靜偉

關于上饒校園殺童案,無論是當事各方還是社會輿論,都是各說各的理。在我看來,在大是大非面前,談論雞毛蒜皮的理由已毫無意義;在血腥的事實面前,任何辯解也都會變得蒼白。

事實就是:一個成年的男子,當著全班幾十個孩子的面,持刀殺死了一個年僅10歲的男孩。

在看了包括《新京報》在內的一些權威媒體的調查后,我初步得出了一個判斷:這個王某建,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,只有把事鬧大的本事,在整個過程中,不是解決問題,只是宣泄情緒,把一個原本不難解決的事兒,生生地變成了一個死結。

因為他面臨的人和事,原本就沒有那么復雜,而且他所反映的問題也正在解決之中。

先說孩子??嘉乙慘暈瀉⒍耘⒖贍蓯怯行T鞍粵璧囊蛩卦?,所以這個父親才會如此憤怒。但后來從媒體報道來看,這個男孩的行為與我們認知上的校園霸凌,相距甚遠,甚至連熊孩子可能都談不上,充其量是有些皮。

從其他家長和老師同學的口中,我們可以看到——

“劉帥比較調皮搗蛋,但又很有禮貌,見了家長都會主動問好。”

“他會輕輕地推她或者用腳去踢她的腳。何琛不會還手,但是會和他吵。”“兩人有時會講笑話開玩笑。”

所以就算孩子之間有些矛盾,也遠遠到不了足以讓王某建大動肝火甚至下死手的境地啊。

再看家長。劉帥的父母看起來也不是那種不通情理、一味護犢子的家長。

當王某建在群里發出情緒激烈的言辭后,男孩父親很快就表示了歉意,并要加其微信溝通,在未被通過后,又加了女孩母親的微信,“某種程度上達成了共識”。

至于雙方為什么沒有見面,很可能也與王某建表現出的激烈情緒有關,據男孩的父親說,孩子的班主任打來電話說王某建無法溝通,女孩的母親也說:“我老公脾氣有點兒臭,我和家長私下已經溝通好了,實在抱歉。”

而且,在男孩父親對女孩母親的回復中,也已說到:“你老公比較過激,我覺得當面也處理不好,反而會更加麻煩,劉帥會給何琛道歉的,汪老師也會妥善處理。”

可見,男孩的家長回避的并不是這件事,應該只是在回避王某建的情緒,不想讓矛盾更加激化。但他們沒有想到,有些人是即使你不去激化,他自己也會讓矛盾激化的。

再說老師。應該也不是那種一味推脫、不負責任的老師。在知悉情況后,不但與雙方一直在溝通,而且在事發當天,已經調整了劉帥的座位。

可就是因為王某建不計后果的橫沖直撞,最終讓整個事件完全失控。

有人說他是“護女心切”,可他如果真的愛女兒、想到女兒,怎么可能會讓女兒面臨這樣的慘劇,他就沒想到女兒會從此失去父親、失去家庭嗎?他就沒想到女兒還將怎么上學,還將怎么面對今后的人生?他在意的根本不是女兒,更不用說其他人了,他在意的只是自己的情緒,在意的是自己受到了冒犯。

這完全符合心理學家歸納出的“自戀性暴怒者”的邏輯:

1、任何不如意,都是在挑戰我的自戀;

2、任何不如意,不管是主觀還是客觀的,都有主觀惡意動機在;

3、有主觀惡意動機者,必須向我道歉;

4、否則,我就滅了你,或者滅了我自己。

“其中的惡意動機是關鍵,有時候,它是真實的,有時候,則是他們的自戀被挑戰后的想象。”

在媒體披露的情節中,有一個細節值得注意,就是王某建夫婦在女兒出生后,就雙雙辭職在家陪伴孩子,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,讓他們做出這樣的決定,但這對于尤其像王某建這種心態并不健康的人來說,很可能會導致兩個結果——

女兒成為他生活中的全部重心,女兒世界里的任何風吹草動,到了他那里都是電閃雷鳴;

自己的生活圈子越來越閉塞,與人交流說理的能力也越來越弱。生活的狹窄導致了視野的狹窄,視野的狹窄導致了認知的狹窄,認知的狹窄導致了行為的偏狹,行為的偏狹最終讓自己鉆進了死胡同。

在整個過程中,我們幾乎沒有看到王某建與老師和對方家長有過正常的溝通,反倒是有學生說王某建在校門口教訓過兩次劉帥:“第一次是在校門口警告他不要欺負何琛,第二次動了手,用手掐了劉帥的脖子。”我們看不到其作為一個成年人、溝通問題、解決事情的能力,只是看到一個巨嬰的暴跳如雷、恃強凌弱和不計后果。

按照王小波的說法,“人的一切痛苦,本質上都是對自己無能的憤怒”,而越無能的人,可能就越憤怒,不是在憤怒中爆發,就是在憤怒中滅亡。

最終就會像韓寒說的那樣:“你是否像鞭炮一樣一點就著?一點就著的下場就是炮灰。”

我們要小心這樣的人,更要小心成為這樣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