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省作家用33個“真”字打造創意書法集

我省作家用33個“真”字打造創意書法集
肖凌寫“真”:真就像嬰兒的笑聲來自澄澈的心靈








生活報記者王曉晨

肖凌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我省著名詩人。他雕琢文字,詩意地棲居……這些年,他出版過四本詩集,兩本散文集,在全國各大報刊發表過幾百篇(首)文學作品及數十幅書法作品。前段時間,他的書法集《寫真》出版,全書由33個筆力獨到、風格迥異的“真”字組成,并配上文壇好友的“真知灼見”,讓這本出版物一面世就擁有了與眾不同的魅力。在中國作協副主席張抗抗心中“肖凌是個真誠而謙虛的人,字如其人,文風從心。”哈爾濱響當當的小說家阿成則夸贊道“真,不僅僅是一種純粹,一種襟懷,一種品性,更是一種挑戰,一種搏殺,一種血性。”肖凌到底是一個怎樣真性情的人,能擁有了如此多真心真意的褒獎。

真情:自小書香墨染音律相伴氣自華

“真是一種人生境界,有真才有大情懷”

1963年出生的肖凌是哈爾濱人,他的父親肖英俊是老一輩的專業作家,曾任《北方文學》總編,出版過《登上祁連山峰》《山中夜店》《山村風雨》《獵寇記》等作品,母親從事藝術工作,妻子是著名畫家之女,兒子肖歷昂年紀輕輕就出版了《90后男生女生》《你們殺了誰》《牢記深藏在心的密碼》多部作品。

當年他家的那幢省文聯宿舍樓住著哈爾濱幾乎所有的作家和藝術家,可想而知,他從小就在文化的浸染中潛移默化地接受藝術的教育,這種得天獨厚的氛圍和環境無疑是造就他日后詩人氣質的重要機緣。

肖凌具有多方面的藝術才能,自小書香墨染。良好的教養和資質,讓他除了文學外,還鐘情于音樂、美術以及許多與藝術相關的美好事物。1980年上初中時,他參加過哈爾濱青少年書法比賽,獲得第一名。繼而參加省青少年書展,與書法家婁正剛同獲優異獎。上高中時,他就為《北方文學》題寫文章標題和封面刊名。進入青春期后,從母親那里繼承的藝術細胞開始顯現,他“變本加厲”地喜歡音樂,房間里的音響設備經常發出震耳欲聾的重金屬樂聲。在談到當年時,肖凌坦言,“事實上只要一牽動我的青春歲月,必然就會有邁克爾·杰克遜的歌聲響起,那些歌聲是與我個人的青春無法分割的現實與精神背景。我們開始面對社會時,正處在中國多方面前所未有的巨變之中。當時在年輕人中,價值取向都天差地別地復雜起來,尤其是連高考復習都沒參與的我,在持續寫詩和不絕的郁悶中,對著沒有著落的現實生活難免感到茫然無助。這一階段,貝多芬的第二、第五交響曲,給了我許多力量與信念的支撐。后來聽到邁克爾·杰克遜的音樂,確確實實就給我指明了自由、個性、活力的行動方向,從而讓我堅信我的青春和未來,必定會在敢于沖刺、敢于出擊之后。”多年以后,在《就是這樣·路標還是新的》一書出版時,肖凌詳細講述了在音樂陪伴下的成長之路,當年的文學青年對音樂的渴求和癡迷,那種匱乏中的小小滿足,彌足珍貴而又真情滿滿。

真心:歲月流轉本性依舊是詩人

“真不是技術,就像嬰兒的笑聲,來自澄澈干凈的心靈”

歲月流轉,可他對于文學的熱愛卻是有增無減,那是流淌在血液里的癡迷,是心靈永遠的安居地。

白天,肖凌在得與失、成與敗之間閃躲騰挪;黑夜,他拉上窗簾,將世界擋在外面,以心靈駕馭文字,詩意地棲居著。“生活本身高于一切,我一直所追求的,是平靜、快樂地活著。”肖凌說,自踏上社會起,肖凌就遇上了變革的年代,這使他接受和消化新觀念時毫不費力??諾?、流動的生活方式使他如一葉輕舟顛簸在社會大潮中,人生之路的風風雨雨令他大開眼界,心胸少有局限,因而他從沒有走入純粹表現自我的狹小天地,而能一心一意去不斷超越自己的昨天,使創作得以步步深入。

其實,肖凌的寫作起步很早,如果他懂得依靠父輩的提攜,其詩名可能會更大,相反他完全聽從自己的內心,完善自我,始終對寫作懷有虔誠的敬畏。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李琦說:“肖凌的寫作進入了一種自覺階段,對世事多視角的體味和觀察,讓他的寫作有了更為結實的質感。愛意、良知、溫暖、悟性,在世風浮躁的今天,肖凌用樸素的文字向讀者傾訴,以散發干凈、安寧氣息的語言,展現了一個詩人的精神風貌和心靈歷程。”

肖凌的生活時代幾乎是一個全新的時代,他活得開朗、不自卑也不自傲,本能地追求一種活得輕松的生存方式。他那隨和而又純真的性格特點,使你在同他的交往中總是感到輕松。這是做詩人所應該具備的品質。這幾年,他接連問世的詩集和散文集,更為準確地告訴了人們:這個人,當他轉過身去背向文壇的時候,開始的卻是真正的面對文學。沒有功利和計較,不是為了生計和名聲,更大的生活空間,更豐富的人生閱歷,但他的心靈深處一直是那個造詣頗深且自由浪漫的詩人。

真諦:平靜與快樂是我一直追求的

“真,能夠讓我們撥開云霧表象,達到無纖塵無喧囂的心靈最高峰”

“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……”肖凌說:“這是我向往的生活。”這些年,他的氣質從容淡泊,他的文字溫暖親切。“在這個向前滾動的時代里,我做著另外一種離題的夢想。平靜與快樂,是我一直追求的。”

肖凌是一個心里裝著“真”的人,他覺得應該讓書法也具有相應的呼吁與吶喊的現實意義。于是,有了出一本滿是“真”字書法集的想法,“原本只是想配上自己的詩歌,可是在朋友們的建議下,變成了文壇好友的‘真言’展。于是就有了30多位文朋好友的往來信件,他們有的只說了簡短的一句話,有的則洋洋灑灑,一瀉千字。總之是他們,讓我這本小冊子熠熠生輝,讓我感受到了洋溢于與內心的高溫度的真。”肖凌如是說。

圖片均由采訪對象提供